20000余个银行账号、4000万余条交易记录、行程一万余公里、历时一年,周村公安分局成功侦破一起利用非法第四方支付平台涉百亿特大“洗钱”案件。

2020年,周村警方在侦办一起网络赌博专案中,发现为境外赌博网站提供网站设计、支付通道、数据存储等业务支持的一家境外公司——包网商,通过一家在菲律宾注册的“万达支付”非法第四方支付平台收取各赌博网站建站费、押金、报表费用,并向中国香港、中国澳门洗钱,涉嫌“洗钱”犯罪,周村警方立即展开侦查工作。

 

在案件的初查阶段,办案民警通过对赌博网站的资金梳理,发现涉案的银行卡账号就多达20000余个,交易记录更达到了4000万余条,要想找到涉案赌博网站与“万达支付”的关联,办案民警只能人工逐条进行比对。经过半年多的梳理,办案民警抽丝剥茧,终于从这20000余个账号、4000万余条交易记录中,成功锁定了涉及与“万达支付”有关的涉案银行卡账号2000余个。这些银行卡的开户地涉及全国30余省市,办案民警又马不停蹄前往这些省市的银行进行调查取证。

经过30余天、行程一万余公里,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办案民警终于固定了该犯罪团伙的资金流水证据,初步掌握了“万达支付”这个非法第四方支付平台为境外非法网站“洗钱”的流转特点与方式,确定了该平台的违法犯罪事实。当前,社会习惯将支付宝、微信支付等一类的网络支付称为第三方支付。而所谓第四方支付平台,实质上是依靠第三方支付方式的一种变异,主要是为网络黑灰产业,即为非法赌博网站、电信网络诈骗平台等洗钱而开发的。近年来,第四方支付平台将犯罪团伙与被害人“物理隔离”,成为网络黑灰产业洗钱的重要工具,跨境赌博、电信网络诈骗、淫秽视频传播、套路贷等多种犯罪,都系利用第四方支付进行资金结算的情况,以逃避金融监管和公安部门的打击。这些需要资金结算业务的黑灰产业,首先在“万达支付”平台注册开通商户,与“万达支付”建立链接。当境外注册的某一家黑灰产业在进行违法犯罪时,向被侵害人提供“万达支付”账号,“万达支付”在收取到被侵害人的充值后,及时向这家黑灰产业进行反馈。(例如一家违法赌博网站,某群众通过赌博网站提供的账号对其进行充值,“万达支付”在收到这名群众的充值后,及时反馈给这家赌博网站,赌博网站在得到反馈后便在网站内为这名群众充值等额的虚拟货币,进行虚拟资金结算。)

“万达支付”获得各种黑灰产业充值得来的资金后,通过国内购买得来的银行卡四件套等,将资金流转、清算、洗白,最终再与这些黑灰产业进行结算。在收取一定的手续费后,将这些非法所得通过网银转到黑灰产业商户提供的正规银行卡号内,完成资金流转,也就是所谓的“洗钱”。在摸清“万达支付”与黑灰产业链之间的联系和操作方式后,办案民警通过在资金穿透、后台数据渗透的基础上,综合利用公安技术手段,对犯罪团伙组织构架以及犯罪嫌疑人身份进行追踪。通过对这些可疑银行卡交易流水进行分析研判,在2020年11月,案件终见曙光,一名湖南籍名叫曹某的年轻人逐渐露出水面。这名曹某是一名90后,国内计算机专业毕业,2018年前一直供职于境外的一些非法赌博网站,为这些非法网站提供后台技术支持。2018年中下旬,流窜至马来西亚开始创业,在中国香港、马来西亚一些境外人员资金支持下,编写了“万达支付”非法第四方支付平台,并与这些境外人员在菲律宾成立了“万达支付”第四方平台公司。2019年在中国香港租赁服务器存储数据上线运行,开始为黑灰产业提供资金结算业务。曹某在该公司占技术股,负责该平台公司的技术支持、其余四人分工明确,设立技术部、财务部、推广部等。因曹某一直在境外活动,2020年又突发新冠疫情,这给曹某的抓捕工作带来了难度。但办案民警没有因为困难放弃对曹某的跟踪,2020年12月4日,民警发现曹某因疫情返回国内的湖南老家,便立即前往湖南岳阳对其进行抓获。因为曹某一直在境外进行违法活动,没有想到国内的公安机关早已经掌握了其违法犯罪证据,在老家休息的曹某看到我们民警出现在其面前时,还以为是来管控疫情的。

 


办案民警在抓获曹某时,同时抓获为平台其提供银行卡四件套的国内“卡商”曹某(曹某的哥哥)。2020年12月5日办案民警赶赴广东省潮州抓获该平台客服李某某;2021年2月,经过研判,办案民警在山西省抓获“卡商”李某;3月15日在湖南省抓获为曹某提供银行卡四件套人员刘某、朱某。4月上旬,办案民警赶赴湖北省抓获“卡商”张某。通过审讯,曹某等人交代了自2018年以来,流窜马来西亚编写“万达支付”非法第四方支付平台,伙同境内、外人员为黑灰产业提供资金结算业务的违法犯罪事实。经统计,自2019年初至2020年底,曹某等人利用“万达支付”非法第四方支付平台,为黑灰产业接收、转移资金多达100亿余元。目前,曹某等七人已被周村警方依法移送起诉,四名涉案境外人员正在积极申请国际刑警组织进行抓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