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7日,湖北省公安厅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9·17新型网络犯罪系列案”最新战果。

据通报,在湖北省公安厅的指导下,孝感警方成功打掉赌博、洗钱、色情直播等犯罪团伙31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15人。查证涉案赌博、色情、洗钱流水总金额达318亿元,冻结各类涉案黑产资金近1亿元,全链条查清并打掉一条为境外赌博、色情、洗钱集团服务的黑色产业链。

赌博平台注册账户以百万计

发布会现场,孝感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劲松介绍,去年7月,孝感警方在查处一涉毒团伙时,发现该团伙成员均利用境外聊天工具沟通,且聊天记录中存在“跑通道”等术语。民警在现场,还查获54张已办好的“空壳”企业营业执照。

获悉这一线索后,孝感警方经过细致工作查明,该涉案团伙使用一个叫“云觅支付”的撮合交易技术平台,帮助境外大发棋牌等赌博集团洗钱。

去年9月17日,孝感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并连续组织三轮跨省收网行动,成功打掉包括撮合交易技术平台、四方支付代理、洗钱中介在内的相关犯罪团伙,陆续抓获17名犯罪嫌疑人。

“我们发现,这个犯罪团伙,还只是冰山一角。”张劲松介绍,整个跨境网络赌博已经形成产业链和非法交易黑市,涉及色情直播平台、大量的渠道商、中介、卡商、话费代理充值商……

张劲松介绍告诉记者,相对于以往的涉网案件,该案具有涉罪类型多、涉案流水大、涉案地域广等显著特点,犯罪分子涉罪类型包括赌博、色播、洗钱、帮信等犯罪。

办案民警介绍,该案赌博均为网络赌博,涉及到境外的多个网络赌博平台。警方通过深挖这些团伙黑产犯罪链条和非法交易网络发现,全国注册境外赌博平台账户以百万计,参与跨境赌博人数众多,影响极为恶劣。

这些境外的网络赌博集团,往往以高奖金、高胜率为噱头,通过网站黑链接,微信、QQ群,短信等推广方式招揽网民参与网络赌博。

“赌博网站后台可人为操控,胜率可随意修改,往往会让新加入参赌人员小赢一点钱,而后调整胜率使其一直输,直到其投入大额资金时被全部套走。”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同时,即使参赌人员赢了钱,赌博网站也会设置金额、次数、在线时长等一系列高提现门槛,迫使参赌人员持续赌博,在不知不觉中输光钱财,甚至赔上身家性命,落得人才两空的悲惨下场。

调包用户话费订单洗白赌资

“网络赌博平台赢了钱后,下一步就是要洗钱。”张劲松介绍,该案涉及到的多个境外网络赌博团伙,都在利用话费充值订单进行洗钱。

境外赌博团伙,利用四方支付平台,安排境内人员利用多个话费充值平台,以高于市场话费充值的折扣,从商家手中收购大量的话费充值订单。

随后,犯罪团伙将话费充值订单推送给技术平台,技术平台通过网络技术,从运营商官网获取话费充值链接提供给境外赌博团伙,由赌客扫码支付,于是赌客的赌资摇身一变,成为了普通用户充值的话费。

而境内的犯罪嫌疑人,则购买多个对公账户,收取商家的话费资金,并将话费资金转移到三方支付公司,再通过支付接口,代付给境外赌博团伙,普通用户的话费,就变成了赌客的赌资。

发布会上,应城市公安局专案组副组长左永安介绍,该案涉及到的相关犯罪团伙,通过将话费充值与赌资充值“调包”的方式,从而洗白赌资,掩护赌博资金出境,并从中抽取高额佣金,牟取暴利。

▲扣押的涉案物品

这些为赌博团伙提供洗钱服务的犯罪团伙层级复杂、手段隐蔽、分工明确,既有负责接赌博订单的第四方支付平台,有负责订单匹配的话费充值平台,有负责代收验证码的接码平台,还有专门负责开发、维护的技术公司。此外,大量渠道商、代理商、卡商参与其中,为犯罪链条各个环节提供服务。这些犯罪嫌疑人,明知道对方是为达到洗钱目的,而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还为其犯罪提供技术支持,构成帮信罪。

涉案流水总金额达到318亿元

记者了解到,该案涉案流水总金额达到318亿元,冻结各类涉案黑产资金近1亿元,这也是目前为止湖北省已破获的复合型新型犯罪团伙案件中涉案流水最大的。

“经过我们查证,这些提供给境外赌博人员进行非法资金结算的支付接口,涉案流水均十分巨大,仅广东某支付平台,就结算了非法资金240亿元;而我们在2020年三次收网打掉的洗钱团伙,主要为赌博、黄播等违法犯罪活动提供资金结算,洗钱流水也是超过了40亿元。”张劲松介绍,此次打掉的赌博、洗钱、色情直播等31个犯罪团伙,抓获的115名犯罪嫌疑人,几乎都分散在全国各地,其犯罪黑产链条由境外延伸至境内。

“通过侦办案件,我们发现,当前新型网络犯罪的技术之新、分工之细、融合之紧远远超出了以往的想象。”孝感市公安局专案组副组长喻泽华介绍,本案中,他们在成都打掉了在黑产圈号称技术一流的“云觅支付”平台,抓获了平台开发者何某某。审查发现,何某某曾在某知名互联网公司任职,年薪近百万,掌握着最新的支付接口开发技术。

办案民警介绍,新型网络犯罪已经形成了一条分工明确、集团化、专业化、市场化运作的完整产业链。在这个链条中,有软件开发、技术维护、设备提供、代理中介、推广引流、卡商、号商、码商等专门分工。他们一般互不认识,使用境外聊天软件组建群组进行协作,通过“网络黑市”完成非法交易,同时分享信息、分配利益、分散风险。

喻泽华介绍,如今的网络赌博已经发展出了“丰富”的参赌形式,比如借网络游戏抽装备“开赌场”、开发直播软件“设赌局”等等,而且 “黄赌诈”之间的界限趋于模糊,不断衍生出一系列新型网络犯罪类型。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新型网络犯罪要打更需防。”发布会现场,张劲松也呼吁广大群众远离黄赌毒诈及各类网络陷阱,守牢自己的“钱袋子”,避免误入歧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