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可以靠被收购来摆脱困境的商银信支付,却因Wirecard的突然破产想法破灭,没能拯救自己,之后商银信支付可谓一蹶不振,甚至连央行和外管局的罚单都没钱支付了。

01
多次被法院强制执行
今日,人民法院公告网发布一则最新公告,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对一起技术服务合同纠纷做出判决,这起案件的原告与被告分别为北京银联金卡科技有限公司与商银信支付服务有限责任公司。

判决内容显示,被告商银信支付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北京银联金卡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服务费360000元及利息、违约金。

利息以280000元为基数,违约金以80000元为基数,自2019年7月10日起至2019年8月19日,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自2019年8月20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照同期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

商银信支付与北京银联金卡科技之间的另一起纠纷案件同样显示已经审理终结,被告商银信支付应向原告北京银联金卡科技给付技术服务费50000元及违约金。

除了陷入与北京银联金卡科技的合同纠纷外,商银信支付还因劳动报酬纠纷遭到了多名员工的起诉,背后也暴露出商银信支付存在着拖欠员工薪资的情况。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发布的一则裁判文书提到,原告王某在2017年5月2日至2020年5月8日期间与被告商银信支付有劳动关系,商银信支付应支付王某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35000元。 11月以来,商银信支付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多次被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仅在11月份,商银信支付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的案件就超过了十起。

一名商银信支付前员工表示,商银信已经人去楼空了,拖欠了很多员工的工资,一年多过去了,至今未发。

02
被列入经营异常

去年4月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发布了一则行政处罚信息,商银信支付因16项业务违规,被央行没收违法所得5009.09万元,处罚款6588.69万元,合计罚没1.1597亿元。  行政处罚信息中,商银信支付存在为非法集资平台直接提供支付结算服务、未严格落实特约商户实名制、违反T+0资金结算服务管理规定、未及时发现处置特约商户转接支付接口的情况等违规行为。 领到中国人民银行开出的天价罚单后,商银信支付并未按时缴纳罚款,这种情况在支付行业中十分罕见,通常第三方支付机构因违规被央行处罚后,会及时进行业务方面的整改并缴纳违法所得和罚款。 近1.16亿的处罚金额,打破了支付机构的最高处罚记录,面对巨大的罚款金额,当时巨额债务缠身的商银信支付,已经无力支付,这也导致法院介入。 企查查信息显示,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在今年5月份受理了案件,经审查,法院认为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作出的处罚决定符合法律规定,今年10月份,商银信支付及其法人代表林耀被限制高消费,该案件也变为终本案件。

商银信支付持有预付卡发行与受理(北京市、广东省、青海省)、互联网支付(全国)牌照,牌照有效期至2022年6月份, 不缴纳央行罚款和业务违规的行为,也使其支付牌照续展的前景并不乐观。 2016年8月,商银信支付服务有限责任公司还因违反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预付卡业务管理、备付金管理相关规定,罚款人民币12万元。 2019年,有消息传出,曾经市值达2000亿的支付巨头Wirecard将以不超过7,240万欧元(8,07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商银信支付的控股股份,同年12月,商银信支付新增“JOY DRAGON CONSULTANTS LIMITED”和“Wirecard Acquiring&Issuing GmbH”两家外资公司股东,并增加了注册资本,而Wirecard在财务丑闻曝光后却倒下了。 今年1月份,北京市西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已经将商银信支付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失去了资金支持的商银信支付没能扭转局面,还是被上亿元的债务给压垮了。